好吧,这是一个“人”最贵的地方

妄想妄说2018-12-16 21:37:33

一      

       话题从一个问题开始:你每小时的最低工资在今天能干什么?

       在北京,2017被“平均”的工资,本科生已经月薪据说达到5218元,虽然很多本科生表示反对。那么即使除掉每周大概一天左右的“自愿”加班不计算在内,那么一个月工作22天(假期的钱也算到工资里去),真的规规矩矩每天工作8个小时的话,而且假设不用缴纳各种税,那么每小时的工资是30元,而最低工资,肯定要低于这一个平均工资数,这在世界上,也是很神奇的一个排位(参见刘植荣的“工资调查”)。

      于是,我们可以展开想象,这一个小时的平均工资,假设它就是最低工资,可以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买到什么东西呢?当然,是不到2斤猪肉,不到1斤羊肉,如果是果汁,一般的1升左右的汇源果汁,可以买到将近3盒,只不过还要搭上几元钱,如果是牛奶,大果粒可以买到4-5个,如果买菜的话,冬天可以买到10根中等个头的黄瓜,4斤一般品质的芹菜,15斤土豆,20斤白菜,当然,还可以,把这30块钱拿来买一本打折的畅销书,如果是肉体上的饥饿,我们可以买一块味多美的小块包装的蛋糕。出去找工作的话,这可以当作从西直门到宣武门来回4次的地铁费;如果非要打车从西直门打车去宣武门,这些可能还不够,因为从西直门桥到西直门桥就可能花上30块了,别忘了,这可能是美国陆战队都可能迷路的立交桥;不想出去找工作,也不想上班,更不想打扫家里的卫生,这宝贵的1小时的工资,还可以勉强请一个家政大嫂做1小时的大扫除。

       不过,我们总有一个感觉,一旦进了超市,出来的时候,觉得没有买什么,大概两天的工资已经花下去了,我的乖乖,16个小时,就是为了维持这一周基本的生存,剩下的三天,最好别有宴请,在北京,一个中档的饭店,每个人的消费都是百元起,所谓人均99元,其实是骗人的,要么就是三年前的价格。去一次饭店,三五狐朋狗友,只要不是AA制,这一周剩下的那点工资,基本就提前拜拜了,压根不用为银行的利息到底降还是升想上一个晚上。当然,别跟我提买衣服,哪怕是优衣库的,也别买香奈儿、股票,这些大概工资是无法支付的,越是大宗的消费,越不能指望工资,因为工资的增长速度远远不能满足我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的增长程度。

       没办法,物价尽管是用人民币来结账,但是开销依然占据的收入比例较大,甚至太大。


 二

      当然,外国人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这点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教材上也这样说,自从我学会了廉耻,上街不再穿开裆裤的那天就这样认为。 所以,我一旦出国,与那些旅游的国人不一样,我更关心他们的日常生活,在这次来加拿大之前,有的报纸报道说美国人,或者发达国家的很多人,都吃不饱肚子,很多人都开始走上了素食主义者的路线。我想这是有道理的,在一个吃不起肉的地方,这样的生活绝对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所有的民族骄傲,要在最低工资上找回来,百年国耻,每天都是雪恨日。

       我从这个地方的报纸,查到的资料(什么资料都可查,网站上必须公开)是多伦多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4加币,相当于90多人民币。

       这14元加币,他们可以买什么呢?

       我心头窃喜,只能买半斤多一点的羊肉,也只能买5斤左右的冬天空运的芹菜,如果是韭菜,冬天货源短缺的时候,也就是4斤(夏天不能算,夏天能买14斤)当然如果是买水果,可能30元在国内能买10个橙子,不好意思,这里的14元,大概也就是10个橙子,看来消费水平真的是差不多,甚至我们还要便宜些。

       于是,我突然有一种冲动,就像这一段在各国机场的那些不要脸的国人一样,准备唱国歌。正在这时侯,我来到海鲜肉食部,我觉得一定是他们做假了,14元加币,也就是一小时的最低工资,可以买2斤牛肉,一只很不错的大白条鸡,我很气愤的是竟然可以买至少6个熟猪蹄,好几斤猪肉,一气之下,我就离开的这里上至总督、总理(在美国是总统、国务卿)也得亲来买菜的地方,也就是遍布各地的大超市。

        一发动汽车,要为比国内同款便宜一半的座驾加油了,这里的油价跟国内差不多,不同的是时刻看齐国际油价,不停的上下实时波动,竟然比国内每升便宜0.5人民币,也就是说,他们一小时的最低工资,绝对可以为爱车加油10升,而且是不添加任何类似油品物质的汽油,更别提他们还有大量的生活物品,即使按照人民币算,也不比我们高,或者略高一点,香蕉一般是2.5块五人民币一斤左右(这边是用磅做单位),老干妈这样的必需品,网上吹嘘是7美元一瓶,其实在华人超市,更好质量、更好包装、更多份量的老干妈也就是15—20元人民币之间。换句话说,这里老百姓一小时的最低工资,就足以支撑他们一天的生活,换句话说,他们的一天的工资,即使工资是最低的,也能支撑他们一周的生活,这,这,这。这就用一天秒杀我们一周的意思,或者说,两小时秒杀一天的节奏。

       他们的消费实际上就这么低,换句话说,我们平均工资每月5000,这里的平均工资4000,排除币种的汇率问题,他们也比我们活得要轻松,一般有1500的生活费,就可以每天吃点三文鱼,煎个牛排,喝点小酒,全家人还不跟着挨饿,大鱼大肉吃的很茁壮。孟子所说的七十可以食肉矣,不用那般年长,从小到大都可以吃。

        没办法,东西确实便宜,不花对不住自己。

       但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家里的暖气坏了,人家上门看了看,十几分钟就走了,因为暖气自动恢复了正常,出门时,费用是80元,乖乖,80加币;请了个家政阿姨,收拾完毕离开时,给人家支票上的数目是200元,当然,也是加币;从机场打车半小时,75加币,要在国内,这只有青岛、雪乡、丽江的司机才干得出来。换句话说,这里的人力费用,只要是服务业,那就是死贵死贵的,不是国内的达官贵人来到这里几乎都无法生存。

        在这里就看我的遭遇即可。看邻居装修房子,老婆劝我说你也来当个装修工吧,这里搞装修的一个月30000加币,也就是我一年的工资了;看见通气系统维修工的工作强度和收入后,老婆说,你平时太累了,不如果来接受一下培训,咱干这行吧,一个月有8000多加币的收入,而且不用每天忙的连北都找不着了;后来,我去外面转悠的时候,有专门铲雪的工人走过来,我赶紧跑,老婆说你跑什么?我说,我担心你让我做个铲雪工人,因为他们每个月的收入,就是冬天这四五个月,大概一个月也有10000元左右,这还是兼职,不用报税的,只要是现金。

      看来,为了节约开支,没有办法,我就得是全能的超人,“上得了厨房,下得了厅堂”,能除草,能装修,能安电路,能修理汽车,起码能自己换轮胎。老婆教育我说其实这些活计,北美的大姑娘都能干。这我是知道的,在高速上经常是亚裔男子的汽车抛锚了,一个女老外停车过来帮忙换轮胎,这是我以前工作的学校里,一个叫石康的毕业生在他们的微博里提到的。

       多伦多,是北美的发达城市之一了,这里市政建设就像我们的五六十年代,落后的不得了,来过的人总是感慨连我们的平谷都强他好几倍。这里的工资也不高,在北美一般水平,据说月工资4000多加币。因吹斯听,很多华人来这个地方,都是为平均数做贡献的,他们那么勤劳,挣的钱远远超过平均数,专门为每个月总懒的外出工作的非洲哥或者西亚难民均摊平均数,是绝对温暖的族群,而且这个族群走到哪里,都是一忙心思的赚钱,好好养家,照顾好后代,攒出养老的钱来,虽然这里会在一个人65岁后,每个公民或者永久居民都有总数不低于1200加币左右的退休金、养老金。

        当然,这里的教育花费(留学生除外)、医疗费用不用太担心,按照收入比,那是很低的,远远低于中国,只能说远远,没有的词汇表达我的骄傲。其中医疗都是免费的,当然,最大不足在于他的医疗制度一律平等,就像职业一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很多华人来了不适应;而且,医生数量不足、看病有点慢这也是人人熟知的老“毛病”,保证每个病人都有尊严,这是政治正确(美国也这样,很多华人看完病就跑路了,政府便担负费用,当然病人家里可能有房子,他们原本卖房子看病不也可以吗?但是不允许卖房子看病,因为房子是住的,不能算到医疗偿付财产中,没有别的偿付能力,政府就买单)。当然,这里的医疗、教育我也有很多不满的地方,客观来讲,某些方面不如国内,日后我再讲。

       但就目前来看,一句话,这里的东西便宜,比国内便宜,按照支出所占收入比来看,或者什么都不看,直接就是便宜;另一方面,这里最贵的就是人。

        正是因为人最贵,所以,他们的就有很多我们不理解的地方,最接地气的就是教育。

        这里曾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国内我绝对想不通:这里的很多人其实不愿意上大学。后来才明白,大学毕业后,作为一个脑力工作者,很大程度上,比这些高中毕业的技工,收入要少很多,尽管我们中国人觉得脑力工作更体面,但是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从来就没有这个普遍意识,更多的人还是认为工作没有高低上下之分,像极了北欧,也像极了日本,在那里最好的工作一般都是教师。有时能站出来与教师争一雌雄的职业会让我们惊掉大牙——厨师,当然让我们惊掉下巴的是,公务员排名一般都很靠后,在日本可能都排不到前十,他们没有特殊待遇,为纳税人做公仆,而且纳税人就是爷,可不好伺候了呢,动不动就游行示威,比如加拿大的中学教师一年都180天的假期了,还为了增加假期上街游行呢。给资本主义国家的公务员做个总结:累活可能都是他们的,但是非分之钱绝对不是他们的。看来投胎才是个技术活。

        同时,还有一点,上大学的成本比较高,一般来讲一个好的大学(比如美国私立大学)一年学费四五万美金,也就是人民币30万左右,加拿大便宜一半左右,但是相对国内,开销也很大。一个留学生从高中到大学,如果在美国留学,最保守的估计也应该人民币300万左右,当然,里面也包括生活费。这就需要中国的一线城市的家庭卖掉一所小房子,在三四线城市,这可能就是一个家庭改革开放以来的积蓄。国内家长流行一句话:国内读书,砸锅卖铁;国外留学,卖房献血。所以,承担不起这个成本人们就有了多样的选择,因为只要人最贵,选择自然就会多样。

       还有一些要唠叨的废话,西方人不管上没有上过大学的,生活如果有些紧张的话,是因为这里的保险费用比国内贵多了,他们每个家庭都离不开保险,每辆车一年的保险是3600加币,也就是在北京的五倍,当然也就是他们平均税后月4000加币收入的12分之一,还有其他的各类保险,大概也有几百元的样子。(税收也是个大支出,毕竟也是万税之国嘛,但是由于福利较高,哪怕更照顾那些懒汉,尤其是非洲哥,大家有怨言,但是考虑到福利较高,也更多照顾到全民,也就没有太大心理落差。)

       为何保险这么贵?支出这么多?因为保险赔付相对合理,人生不敢保证没意外。有一次我看到有一个家庭不小心着了火,主人还带着一家人在熊熊燃烧的房子旁边拍照留念,看脸色,很开心!这很正常,他们并没损失多少,保险公司的赔付够差不多他们盖一栋新房子。后来我看到国内一对情侣的房子也烧着了,两个人也学了一把老外,在他们扭曲的网红脸上,我还是读出了女主人掩抑不住的心酸——在国内没有买保险的习惯,损失了也就真的自行负责了。要是在中国的农村,一旦房子着了火,化为乌有,估计一家人想死的心都有——很多农民一辈子的最大成就就是攒钱盖了一处大房子。

       但是,我一定要强调的是:在这里,一个人工作,就能养活全家,体面地养活全家,请问,如果我是在北京月收入5000的普通工薪阶层的一员,算一算吃喝住用,我是否能够有这样的底气?孩子的一个课外班也许就帮我花掉了所有剩余,高端一点的课外班,这点工资什么都不干也可能不够,因为就我所知海淀区很多孩子一周有五六个课外班,假设每个课外班一次课消费200元,一个月下来,一个人的工资就没了,碰上单亲的,生活都成问题。

       还要回到我开头的话题上,我为何要从最低时薪谈起,因为最低时薪是检测生活质量的一个标志,也是衡量物价高低的真切参照。可是这背后的学问在于一个最低时薪就能让老百姓安稳的生活的地方,一定尽了最大努力保证每个人活的有尊严。顺手牵羊的还要讲一件事,那就是素食主义者的消费实际上远比吃肉开销大,他们的素食主义也不是行将灭亡的标志。在这里,相对而言,蔬菜、水果远比肉类产品贵,所以我宁愿吃牛排、三文鱼也不肯吃蔬菜,这些东西折算成人民币,远比国内便宜,在这里不吃回国吃就亏大发了。

       虽然,在这里的日子,每天都是读唐诗宋词,诸子百家,但是回看世俗的生活,总感觉在这个每天都有可能是漫天飞雪的地方,洋溢着一种特殊的温暖。如果我的父母不是走的太早的话,他们生活在这里一定比生活在华北的那个小农村更有一种尊严,这也让我每次来这里都有一种歉疚:那时,我在北京的收入也没有办法让妈妈生活的更有尊严,她老人家外地的农村医保,根本就进不起北京的医院。当时我们一家,只有我一个人工作,在没有外出干点私活的情况下,养家都是个笑话。

       说了这么多真实的所见,估计有人会说有种你不要回国,就干脆生活在那里不就得了。我想选择在哪里生活是我的自由,告知好奇者这里的生活状况也是我的自由,别人可以有态度但是无权干涉,干涉太多,我就放狗咬死你这个活成狗还自恋的人。

        总结起来,我觉得一个无欲无求,能够忍受寂寞,甘于普通的生活的人在这里应该是很自在的,这是心里话。当然,更深刻的一点是在于,彻底的时间自由还是要靠财务自由才能实现,如果相对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或在这里放下高低贵贱的意识,选择新生活也没有问题,一个人之所以犹豫不是出自面子,就是出自利害。问题是,以我今天的觉悟,要接受起来可能还很难,我在国内生活学会的那一套,一直束缚着我,也没有勇气摆脱,就像我绝对不愿意看一个戴着近视镜的同学去干力气活,我会觉得他读的书根本就没有用,干力气活太没面儿(向好的一面是身边好多精英都对我说,他们的孩子长大了干什么都可以,比如掏厕所、开公交他们也接受,这样的有觉悟的人太多,我越发的自惭);我也不愿意面对明明是靠自己的诚实与力气吃饭,但是又偏偏得生活在别人偏见的眼神中的现实,就像我回故乡时候,即使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有些人发现我没有一官半职,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转过身来就教育他们的孩子:“看,他上了这么多年学,还是这么没出息”。所以,为了一点点尊严,我还是选择了脑力工作,虽然我知道这无形中也在培养着我的偏见。

      OK,不说了。 人最贵,总是好事。

(2月25号妄想妄说,老规矩,有错字,语病较多,多见谅,习惯就好了。)

      


Copyright © 全国牛排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