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0:法律与牛排

穷高极远2018-07-10 14:30:49

穷高极远 - 阿根廷智利篇



T10:法律与牛排

坊间流传一个笑话:某一阿根廷总统访问玻利维亚时被引荐给他们的海军司令。总统惊讶地问,“玻利维亚是个内陆国家,你们哪儿来的海军司令?”对方从容答道,“阿根廷还有司法部长呢。”


从这个笑话里,多少可以了解阿根廷的司法权是多么薄弱。

一次交谈中偶然得知,一位朋友曾于去年专程去阿根廷考察过该国的司法建设。便把这个笑话讲给朋友听。朋友很是错愕,“可他们很自负呀”…


阿根廷建国之初,也确实按美国人的方式,制定了三权分立的政治体系。

但制定宪法的人忘了,以清教徒为主的北美人崇尚自治,一杆枪、一本圣经就是一切。除了上帝,我就是老大,总统靠边站,我谁都不服。三权分立,彼此制约,以防一家独大的游戏规则,就是为他们贴身定制。

而阿根廷人呢?受他们祖先的天主教文化和君主主义影响太深,他们总是在等待他们的“君主”来保佑他们,带领他们,过上好日子;而作为交换,他们宣誓效忠于他们的君主。

于是,在精神上,他们选择了天主教,信任法理上永不犯错的教宗;而在世俗中,他们选择了总统。不经意间,立法权被执法权(总统)绑架,而司法权则被大多数人忽视了。司法权完全无法制约执法权,人民对总统的不满则需要得到满足,恐怕这也是南美各国军事政变成风的内在因素吧。


试举一例,2002年初,比索与美元1:1挂钩的后果逐渐显现。当时美元坚挺,与美元挂钩的比索事实上等于升值,阿根廷出口竞争力遭受到沉重打击,这时比索贬值已成为必然。1月底政府为防止美元资产出逃,宣布冻结私人银行美元资产;随后比索贬值40%,美元资产强制兑换成比索。

换句话讲,就是你存了100美元在银行,但第二天突然这钱的使用权不属于你了(你有急用也只能干着急);最终的解决办法是这100美元变成事实上不值100美元的140比索了(你只能接受)。

2月1日最高法院宣布政府实行的限制银行取款措施违宪。

按说,最高法院一宣布违宪,政府的指令就废了,银行就当没听到总统的命令,正常放款就是。但事实上是,银行唯总统的马首是瞻,冻结存款的指令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

阿根廷的司法权之弱,可见一斑。


总的来说,阿根廷制度是完备的,但执行制度的人自己不work,他们“总是躺在沙发上等待救世主的降临”。


OK。国家大事说完了,肚子也饿了。直奔最有名的牛排馆Cabana Las Lilas而去。这家馆子就在总统府边上的马德罗港,饭馆不仅仅卖饭,而且拥有他们自己的牧场。从肉牛选种、饲养、宰杀,直到送到食客的嘴边为止,一条龙的服务他们全管。饭馆的牧场曾经培养出几代冠军牛,是阿根廷最上等的肉类菜肴店。

一落座,服务生就先送上冷盘。

图1:冷盘

 

吃肉,惯例是要喝红酒的,在我们要求之下,服务生特别推荐了这款Rutini,是Melbec。酒是阿根廷门多萨出产的,酒标相当老旧了,味道很好,这个牌子后来也经常碰到。智利酒在中国很有名,阿根廷则完全默默无闻,是市场推广的原因?其实,两国最有名的酒几乎都是同一个地域出产的。

图2:红酒

 

点菜时,服务生问烤肉要几分熟。我们反问他有什么建议。他说三分。OK,30% is dame OK。肉上来一看,好大一块!肉表面的确是熟了,但内里还保持了天然的风格。肉很嫩,相当容易咀嚼,而且入味了,和着牛肉原有的汤汁,一口咬下去,味道还是蛮不错的,呵呵。从此,在阿根廷吃烤肉,都是要三分熟了。

同伴点了最有名的里脊烤肉(Lomo),我则点了灌肠烤肉(Chorizo)。其实二者都是里脊肉,只是Lomo的脂肪号称少些,Chorizo则多少有些肥肉。

图3:里脊烤肉

 


图4:灌肠烤肉

 

中国人嘛,吃菜讲究个share,所以,俺盘子里两种肉肉都有啦。

图5:盘中餐

 

肉扫荡一光,酒也见底了。同伴虽然只喝了一点,但忍不住困窘,便在河边长椅上打起了盹。我则趁着微酣的酒意,逛起了马德罗港。

图6:马德罗港区

 

马德罗港区就在总统府前面,原来的港已经基本废弃,港口的吊车虽在,但已经失去了功用,成了点缀。无数现代风格的建筑在马德罗港得到兴建。像个大号的798。

图7:马德罗港区的现代化建筑

 

图8:情人桥

 

图9:停靠在港区的船

 

图10:河水不是很干净,但还有人划船

 

图11:拍照的小姑娘



如需跟踪阅读后续文章,或阅读其它已发章节,请关注此公众号,并从相关目录中获取已发文章链接。

Copyright © 全国牛排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