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东冲浪队

爆梗蛙2020-04-21 03:16:01

  金色的阳光照得海面波光万顷,大海掀起温暖的浪潮,海风吹来,一伙少年赤|裸上身,穿着沙滩裤,驾驭冲浪板飞向天际。
  天海一色,孙策踩着冲浪板,一转身,唰然拖出水花与轨迹,在排山倒海的浪墙下,沿着浪锋一路冲去。
  “哟呵——”孙策头发上全是海水,从巨浪的通道下钻出,吹了声口哨,少年们整齐划一,齐齐掉头,两块冲浪板尾随孙策滑出。海鸥鸣叫,孙策口哨声时而劲急,时而悠扬,甘宁、凌统二人追在孙策背后,一时间冲上浪锋,一时间随着当头压下的漩涡状排浪来回S形滑动。
  一个巨浪打来,将孙策掀下了冲浪板。
  “噗。”
  “哈哈哈——”甘宁大笑。
  孙策游向岸边沙滩上,拖着冲浪板,一脸无奈,却仍旧带着笑容,在沙滩上留下一连串脚印。
  他被烈日照得眯起眼,常年曝晒出的古铜色身躯混着汗水与海水,站在太阳下犹如俊美的雕塑,腹肌轮廓更是匀称健美。
  “今天先到这里吧!”孙策大声喊道。
  甘宁和凌统远远地应了声,自顾自地还在冲浪。孙策买了瓶汽水,在桌上一拍,随手戳了吸管进去,胳膊下挟着冲浪板,站在路边,顶着大太阳发呆。
  手机响。
  “哎!”孙策满脸笑容地说。
  “孙策是吧?”学生会主席说,“你们队还不来报名?要快一点了,还有三天就截止了!”
  “好的好的。”孙策说,“截止报名前,一定过来!”
  主席又问:“你们队人齐了吗?”
  “呃……这个,”孙策说,“吕蒙回家去了,今年暑假他回家看病,回不来了,我会再找个队员,凑齐四个人比赛。”
  “孙策。”那边又有个得意洋洋的声音道,“你们人齐不了,还是放弃吧。”
  孙策脸色一沉。主席按掉免提,说:“快点把表格交上来,我这边要统计参赛人数了。”
  “行。”孙策满眼乱瞥,心想怎么着也得拉个人,先凑够数再说,否则这次暑期冲浪比赛人不齐,就完蛋了。然而越是着急,就越是找不到人,他在沙滩上朝海里看了半天,死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
  
  就算是一条鲨鱼,只要能划水,孙策说不定都登记上去了。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忽然看到沙滩上来了一个人。
  
  周瑜从更衣室里出来,摘下墨镜,脱了衬衣扔在躺椅上,穿着条纹背心与沙滩裤,带着冲浪板跑向海中。快艇上有人朝他喊,他远远地答了声,声音有力而好听。
  周瑜扯着牵引索,快艇渐渐加速,越来越快。周瑜的踏板转出一道雪白的水龙,犹如牵引着咆哮的骇浪,在碧蓝色的天与水之间转折来去。
  那条龙仿佛有生命一般,怒吼着冲上天空,随着周瑜在半空中一蹬,一翻身,旋转,再越过浪潮,飞向茫茫的大海之中。快艇在海面上转了数圈,周瑜朗声大喊,犹如飞了起来,在蔚蓝色的平原上纵横来去。
  最后快艇放慢了速度,周瑜将踏板扔上快艇去,划水回到岸边,甩掉一头水,湿发乱糟糟地搭在额前。
  周瑜把紧身背心脱下来,现出有力的胳膊和肌肉轮廓分明的肩背,健腰流线漂亮,小腹上还带着明显的人鱼线,穿着一双人字拖,沙滩裤,拧开冷水,站在太阳下冲水。
  一块毛巾扔过来,搭在他的头上。
  周瑜:“?”
  周瑜回头看了一眼,孙策朝他笑笑。
  “一起?”孙策问。
  周瑜摆摆手,说:“累了。”
  周瑜头发有点长,挡住了眼睛,并未看清楚孙策的模样,只是朝他礼貌地点点头,孙策又问:“你冲浪多少年了?”
  周瑜:“?”
  周瑜明显不太想和孙策说话,冲完头发里的海水后,把毛巾递给他,转身走了。
  第一回合,孙策搭讪失败。
  
  周瑜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眼睛进了海水有点发红,不太舒服地拨了下头发,侧旁又扔过来一瓶眼药水,转头一看,又是孙策。
  “谢谢,”这次周瑜说,“这沙滩还提供这么多服务?”
  孙策:“……”
  “我不是救生员。”孙策哭笑不得,在周瑜身边的躺椅上坐下,知道周瑜把自己当成工作人员了。
  周瑜也有点奇怪,这家伙怎么一直跟着自己,刚才在海面滑水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沙滩旁的孙策了。他滴了眼药水,看到孙策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自己,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样子,不由得毛骨悚然。
  “你的腰练得不错啊,”孙策笑呵呵地说,“腿也长,手臂也有力。”
  周瑜有种被看光了的感觉,起了一手臂鸡皮疙瘩,说:“谢谢,你也不错……”
  周瑜一脸冷漠,孙策伸手要拍拍他,周瑜打着赤膊,只穿一条沙滩裤,马上把背心忙不迭地盖在胸膛上,生怕孙策在他身上乱摸。
  “你别怕,”孙策一本正经地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想告诉你一个故事,你要听吗?”
  周瑜:“……”
  孙策索性躺到沙滩椅上,说:“这片沙滩以前是我爸承包的。”
  饮料摊的女服务生端来两杯冰饮,孙策说:“以前我爸在的时候,每年都会举办冲浪节。后来我爸走了,我在海滨大学念书,沙滩就顺便一起交给我打理。你喜欢冲浪吗?”
  
  孙策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身边沙滩椅上空空如也,周瑜已经走了。
  孙策:“……”
  第二回合,搭讪失败。
  
  “你听我说完嘛!”孙策远远地喊道。
  周瑜提着衬衣,拉开路边的一辆玛莎拉蒂跑车的门。
  孙策:“!!”
  “噌”一声,玛莎拉蒂开走了,孙策一手扶额,靠在椰子树旁,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翌日,海滨大学内,大钟敲响九声,学生们进教学楼,各自开储物柜拿书,准备期末考试。孙策进来,一脸烦躁地打开储物柜,开始找东西。
  “喂。”一边的吕布漠然地说,“你找齐人了吗,孙策?”
  孙策看了吕布一眼,没有理会他。
  “有新生啊?”
  “这个时候入学?”
  “有经过入学考试吗?”
  女孩子们议论纷纷,孙策听到声音,好奇地抬头朝窗外望,看见一辆白色的法拉利停在校门外,一名身材高大的男生戴着墨镜,进了教学楼。
  “哇——”
  整个走廊里轰动了。
  周瑜和教导主任一边说话一边上楼,被走廊里的人看得十分不自然,教导主任最后说:“你就在C班里参加期末考试。”
  “好的。”周瑜彬彬有礼地说。
  周瑜比教导主任高了半个头,和孙策差不多高。他拿了钥匙,过去开储物柜,而储物柜正好就在孙策柜子的旁边。拧钥匙的时候,两人打了个照面。
  孙策穿着白衬衣西裤皮鞋,领带胡乱搭着;周瑜的校服西装则熨得平平整整,身材笔直。
  两人互相看了一会儿。“哈哈,是你。”孙策说。
  “是你啊。”周瑜礼貌地说。
  孙策又说:“穿上衣服差点认不出来了呢。”
  所有人:“!!”
  三秒后,走廊里爆出一阵大笑,孙策意识到自己的话造成歧义,周瑜则满脸通红,手忙脚乱地戴上墨镜,连连摆手。孙策又说:“我们只是在一起冲浪!冲浪!”
  孙策越描越黑,在哄笑声中,周瑜面红耳赤地走了,孙策只得收拾好书本,进班级教室里去考试。今天的课程是开卷考流体力学。孙策身材高大,坐在最后一排,周瑜进来后看看,没位置,也只好坐到最后排,恰好又和孙策同桌。
  上半节课上课,下半节期末考。
  “你……”孙策凑过去朝周瑜说。
  “徽南大学,”周瑜答道,“今年转学过来的,校长让我先参加期末考,当作入学考试。”
  孙策点点头,周瑜戴上耳机,面无表情地看着黑板上的公式。孙策嘴角微微抽搐,掏出笔记本,复习笔记。直到考试的时候,孙策还是不死心地说了句:“徽南不是贵族学校吗?怎么转到海滨来的?”
  “我爸去世了。”周瑜轻描淡写地说,接过卷子,开始考流体力学。
  孙策唰唰下笔,周瑜对着卷子发呆。
  孙策心里窃喜,仿佛看到周瑜脑子上出现了一连串的%¥#@&符号。周瑜写了个名字,就有点抓狂的样子。
  “你们学校的卷子怎么……这么难?”周瑜说。
  孙策小声道:“公立的,都这样。”
  孙策心里简直笑翻了天,周瑜深呼吸,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在卷子上写了几道问答题。他的字倒是很漂亮,写得行云流水的,却错了一大堆。孙策朝他卷子上一瞥,周瑜扶额,用手肘挡住试卷,生怕被孙策看到丢人。
  孙策主动把试卷朝周瑜那边让了让。
  周瑜那表情简直是五味杂陈,最后还是忍不住,接受了孙策的友善帮助。
  
  孙策趴在桌上,开始睡觉。下课铃响起时,周瑜把孙策的试卷一起拿去交了,一副阳光灿烂得铺天盖地地洒下来的样子。甘宁和凌统在走廊里等孙策吃午饭,看见周瑜径自出来,孙策背着个单肩包跟在后面。孙策看见他们,朝甘宁说:“下午不练习,自己吃!哎!你叫什么名字?”
  孙策说着追着周瑜跑了,甘宁不屑地切了声。
  周瑜背着个二十五万的单肩包,戴着四十万的钻表,站在储物柜前,把钱包拿出来。
  “我请你吃饭。”
  “我请你吃饭,我不想欠人情。”周瑜正色道。
  孙策笑了起来,搭着周瑜的肩膀,周瑜一头黑线,两人上楼,去高级餐厅吃午饭。
  “随便点吧。”周瑜把菜单扔给孙策,跷着二郎腿,坐在餐厅里靠落地窗旁的位置,漫不经心地朝外看。孙策家里也有点钱,但比起周瑜来,根本不够看。两人坐在一起,孙策点了菜,这里是海滨学院最昂贵的餐厅,外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孙策问。
  周瑜说:“我爸去世了,我妈搬家,换了个环境,从这里方便回去看她,开车只要三个小时。”
  孙策点了点头,表示同情与遗憾。菜上来了,周瑜只吃了很少就不吃了,孙策切着牛排,说:“景色不错吧。”
  “海滩是你家承包的?”周瑜说。
  “很快就要没了。”孙策随口道。
  “没了?”
  孙策放下刀叉,看见餐厅里另一名学生走进来,头发油腻腻地搭在额上,叼着烟,远远朝孙策笑道:“孙策,这是你们的新队员?”
  “是的,”孙策眉毛一扬,嘴角带着笑容,说,“你们这次输定了。”
  “等等,”周瑜皱眉道,“什么?我可没答应当什么队员……”
  孙策的叉子在手指里转了几圈,指着远处那学生,说:“吕布,你还是别打这里的主意。”
  “嘿,”吕布抱着手臂,侧靠在桌上,说,“谁拿到了这次冲浪比赛的冠军,就优先有沙滩承租权。海滨沙滩是为今年国际冲浪大赛准备的赛场。你当不了主办方。”
  “走着瞧。”孙策说。
  吕布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孙策镇定下来,换了个表情。周瑜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阳光照进来,落在二人的身前。
  “帮我,”孙策忽然说,“我知道你行的,你会冲浪。”
  “没兴趣。”周瑜无聊地说。
  孙策问:“你平时的爱好是什么?”
  孙策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很英俊很好看,周瑜眼角余光瞥见他的笑容,一时间竟挪不开视线。
  “什么也不喜欢,没劲。”周瑜说。
  孙策说:“一起打电玩?我介绍我的兄弟给你认识?”
  周瑜说:“吃了饭,人情两清,就这样。”
  周瑜戴上墨镜,一摊手。孙策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把餐巾解下来,扔在桌上,起身走了。
  
  下午,孙策在教学楼外抽了两根烟,抬眼时看到吕布带着他的跟班们拿着冲浪板去海滩,一脸讥笑。孙策扔了烟,去学生会问了声,结果人不齐,不给表单。没辙,只得回寝室去。孙策心烦意乱,预备睡会儿,打开门却与周瑜一个照面,两人愣住。
  “这是你的寝室?”周瑜嘴角微微抽搐。
  “你住吧,”孙策说,“我换。”
  “我换。”周瑜说。
  孙策的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住,周瑜是新生,没想到居然安排到孙策的寝室里来了。
  孙策:“你再考虑一下。”
  周瑜:“我不会加入你的冲浪队,死心吧。”
  孙策莫名其妙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想!”周瑜说。
  孙策这个时候本来就烦躁,听到这话时真想一拳揍在周瑜的脸上。周瑜出门要去找教务处换寝室,孙策也跟着出来,嘭一声,门被风带上了。
  孙策:“……”
  周瑜:“……”
  两人一先一后来到教务处,回答在意料之中,没有寝室了,你俩先一起住着吧。
  于是,孙策和周瑜只好又回来,却发现钥匙被锁在寝室里。孙策躬身,周瑜踩在孙策的背上,两个一米八的大男生彼此合作,爬上二楼去。
  “小心!”孙策说。
  周瑜把阳台外的花盆扒了下来,“砰”一声,两人一头的泥。
  周瑜怒吼道:“你一个大男人,在阳台上养什么花?!”
  孙策说:“你管我?”
  周瑜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好不容易爬回寝室去,一身的泥,校服里上万块钱的衬衣上黑了一大块,和周瑜的脸一样黑。周瑜沉着脸,在一边拍土,孙策笑着跷起二郎腿,一头泥巴,调侃道:“你在家里自己不洗衣服?对吧?”
  周瑜没理孙策,孙策便自顾自地埋头玩PSV,足足一下午。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傍晚了,孙策问:“吃饭不?”
  周瑜简直忍无可忍,在浴室里洗澡洗了好几次,孙策敲敲门,看到里头洗澡的周瑜,强行进去,周瑜全身都是泡沫,吓了一跳,大声道:“你干吗?”
  “给你洗发水。”孙策说。
  周瑜来上学什么都没带,只带了钱,只好先用着孙策的东西。孙策又扔给他毛巾背心内裤,周瑜也不好赤条条地跑出来翻行李,只得先穿孙策的。出来时孙策又不知去哪儿了。
  入夜时,外面刮起了狂风,周瑜一脸苦大仇深地在寝室里躺着,孙策带了饭回来。
  “吃不吃?”孙策买了两份饭。
  周瑜刚到,人生地不熟,只认识下午的食堂,懒得去吃。平时在家里都是做好了端上来的,中午又只吃了一点点,现在肚子饿得直打鼓。
  “我吃咯。”孙策又说。
  香气飘上来,周瑜的肚子开始叫了。
  孙策又说:“快下来吃饭,不然我喂你?”
  孙策端着自己的饭盆,用勺子敲敲打打,周瑜抓狂地叫道:“不要洒在床上!”
  “下来。”孙策说。
  周瑜只得乖乖下来。孙策把饭递给他,自己在一旁看小电影,周瑜一边吃,一边看孙策看电影。
  周瑜:“你能不要在别人吃饭的时候看这种片子吗?!”
  孙策戴着耳机,声音几乎从耳机里传出来,侧头看了一眼,看见周瑜挥舞着勺子,朝他愤怒地抗议,只好换了个视频,里面放《喜洋洋与灰太狼》,周瑜差点又把饭喷出来。
  “很难吃吗?”孙策问。
  “简直是猪食。”周瑜一脸崩溃地说,掏出纸巾擦嘴。
  晚上,周瑜又饿了,寝室里熄灯,周瑜问:“哪里有宵夜吃?”
  孙策答道:“哪里都没有宵夜吃。”
  周瑜难以置信地问:“这学院里连个宵夜都没有?”
  “没有。泡面吃吗?红烧牛肉味的。”
  “泡面是什么?”
  孙策:“……”
  孙策只好下床,翻自己的储备柜子,给周瑜泡了个面。周瑜嫌弃地皱眉头,最后还是抵抗不住肚子饿,把一桶泡面给吃了。
  
  如此数日,周瑜简直过得生不如死,一脸崩溃。孙策时不时偷瞥他,只觉得周瑜十分有趣。周瑜考试十道题九道不会,到了其中的某一科公共课,孙策终于没修这门,周瑜只好随便写了点东西。
  侧旁坐着一个眉目英俊的大男生,衬衣洗得有点旧了,专心地做着试卷。
  “借计算器。”周瑜小声道。
  那人抬头看了周瑜一眼,周瑜马上就认出他是吕布队里其中的一人,对方倒是很好说话,递给他计算器,交卷时,周瑜看到他的卷子上写着名字:赵云。
  交卷后,赵云还和周瑜聊了几句,问:“你要进孙策的冲浪队吗?”
  “不。”周瑜说,“没有这个打算。”
  赵云笑着说:“还以为这一届能有个厉害的对手,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周瑜一脸无奈地说:“你们不是敌对的关系?”
  “是竞争,不过也希望竞争对手能有出色的表现。”赵云背起书包,温和地点点头,与他道别。
  周瑜一手插在兜里,半点也不想回宿舍去。孙策成天就穿着个大裤衩,跷着腿在宿舍里戴着耳机,看电影。虽然长相也帅,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坐着,总是让他觉得神烦。
  他下楼的时候看到吕布了,他不想掺和两队人的竞争和恩怨,便约略一点头,从吕布身边过去。吕布却显然没有打算放过他,手一伸,撑在墙上。
  “跟我上天台谈谈。”吕布说。
  周瑜答道:“你高中生吗?打架还上天台,说吧。”
  吕布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周瑜已经很高了,吕布身高足有一米九出头,比周瑜还高了半个头,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你要进孙策的冲浪队?”吕布冷漠地问。
  周瑜说:“我本来不打算进的,可是我忍不住想问你……”周瑜摘下墨镜,与吕布针锋相对地互相看着,说,“少了孙策这个对手,你不觉得挺无聊的吗?”
  吕布冷哼一声,周瑜又道:“你和他有什么仇?”
  “我、看、他、不、顺、眼。”吕布冷冷道。
  “吕布,”楼梯上一个危险的声音说,“你要是敢动我的人一下。”
  孙策出现了,一边走下楼梯,一边撩起袖子,露出手背上的文身,说:“别怪我在这里和你动手。”
  “谁是你的人了!”周瑜抓狂道。
  吕布显然也有点忌惮孙策,虽然自己打惯了架,但要在楼梯拐角处打起来说不定会被记个大过。
  “好,”吕布说,“你们有种。”
  “吕布,”赵云也来了,出现在楼梯下面,说,“等你吃饭这么久,又想做什么?”
  吕布只得不再为难周瑜,跟着赵云离开。
  
  孙策说:“别怕他,他不敢和我动手。”
  周瑜瞥了孙策一眼,沉着脸,也不搭孙策的话,走了。
  一周后,最后一门也考完了,孙策回寝室的时候,站在门外正要进去,却听见周瑜在里头打电话。
  “嗯。”周瑜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说,“还行。”
  “没有和同学吵架,有,交了几个朋友。”
  “不要担心了,照顾好你自己吧。”
  “过几天就回来,考试都过了,没问题,放心吧。”
  “有,和室友住在一起。”
  “什么?哦是……是……”
  房内简短地静默了数秒,周瑜的声音传出来。
  “好像叫什么策……孙策,孙策。”
  孙策:“……”
  “是,一定好好相处。”
  周瑜还没挂电话,孙策便推门进来,笑呵呵地冲着电话说:“阿姨好啊。”
  周瑜马上捂着话筒,听筒内却传来一个慈祥的女人声音。
  “你好啊,有空和周瑜回家来玩,放假了吧?”
  孙策掰开周瑜两个手指头,朝着话筒笑着说:“一定一定!我洗澡去!”
  “你……”周瑜小声道,孙策却不回答,进去洗澡了。
  周瑜又在外面聊了一会儿,孙策洗完澡出来收衣服—外面的风越来越大—只是笑着不看周瑜,乐呵呵的。及至回到房中,两人都有点尴尬。
  明天就能领成绩单了,孙策开了电视,台风警报来了。
  “放假回家?”周瑜难得地主动开口道。
  “没家。”孙策答道,“我妈和我弟弟在国外呢,我妈陪我弟念书。”
  周瑜没再说什么,孙策看了八号风球预警,说:“你明天回去?”
  “这鬼地方,”周瑜说,“一点也不想多待了。借你电脑用下。”
  孙策说:“我也真奇怪了,你怎么老板着脸,笑一笑不行吗?”
  周瑜:“有什么好笑的?这么多事情笑?”
  孙策拍拍周瑜的肩膀,问:“你暑假回家做什么?”
  “不做什么。”周瑜说,“陪我妈。”
  孙策说:“你之前学建筑 ,是想做什么?设计师吗?”
  “关你什么事?”周瑜一边问,一边手下不停,开电脑查分。
  孙策说:“暑假来点活动吧,我带你去冲浪。”
  “不去,”周瑜答道,“没空耗在这个上。”
  孙策嗨的一声,说:“你有什么心愿,我帮你实现,你陪我冲浪,你有什么困难就说嘛。”
  查分界面Loading,周瑜索性停下来,看了孙策一眼。
  孙策:“你家做什么的?这么有钱?”
  “房地产。”
  孙策:“那你怎么学海洋生物来了?”
  查分界面出来,周瑜一瞬间就傻眼了。孙策凑到电脑前,看到周瑜期末八门里挂了三门,剩下五门课都是六十一分,显然是老师大发慈悲放过的。
  周瑜:“……”
  孙策哟呵一声,笑着说:“考得不错啊!来来,我查查我的!”
  如果说外面因海风引起了巨大的海啸,那么这一刻,周瑜对着自己十七分的流体力学,二十二分的高数,三十七分的工程制图,心里简直掀出了巨大的、毁灭天地的浪墙。
  孙策查了一下自己的分数,八门里挂了四门,剩下四门要等补考了。
  “你看看你,”孙策啧啧赞叹,“抄我的还考得比我好呢。”
  周瑜终于崩溃了,怒吼道:“你不是学霸吗?!学渣还让人抄你卷子啊!不带这样的行吗?!你是有病啊?!脑子被门夹了吗?!”
  孙策道:“别这么生气嘛,我不给你抄你也不会做啊。”
  周瑜差点就要把显示器掀下来拍在孙策头上,他这辈子从来没有碰过这种事,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
  “哎哎!去哪儿?!”孙策忙大声道。
  周瑜狠狠把门一摔,就像出走的娜拉,摔得整个宿舍楼都在为之颤抖。孙策挠挠头,不知道周瑜又为什么生气了。
  周瑜穿着短裤拖鞋,打着赤膊,站在堤坝上。漆黑的海岸中,狂风夹杂着怒海冲来,热带风球在海面上成形。海水犹如被擎起的巨大山峦,被自然的巨手托起,再朝着岸边一掷而来。
  黑暗中,真正的排山倒海,仿佛宣告着在自然的强大之中,人类的力量无从抗拒,整个天地都在为之战栗。海水轰然而起,又惊天动地地压下,周瑜踩着冲浪板,迎着台风掀起的十余米高的巨浪,冲进了漆黑的大海里!
  “你不要命了吗?”
  孙策的声音在飓风的嘶吼中转瞬即逝,犹如被狂风卷向天际的一片飞叶,消失无踪。他脱了上衣,冲进海里去找周瑜。
  周瑜被浪潮卷进了黑暗之中,孙策刚张口喊“喂”就喝了口水,被海浪迎头砸进了深海内。
  一瞬间,世界无比地安静,浑浊的海水中暴风卷起的海流逆向涌动。孙策冒头出来吸了口气,又沉下去——他找到周瑜了,他在海水中起伏,竭力挣扎,抗拒那将他拽进深渊中的巨手。
  孙策的头在礁石上撞了下,顿时晕了过去,继而呛了口海水,又清醒过来。黑暗里,他抓住周瑜湿滑的手,那一刻便紧紧箍住他的手腕,两人不住挣扎,孙策揪着他的手臂,将他拖上礁石。
  狂风骇浪里,周瑜大声咳嗽,海水全部吐在孙策光裸的背脊上,手臂上。孙策回头说了句什么,狠狠地抱着他,周瑜答了句什么—他们都没有听见彼此的呼喊。
  最后,孙策终于凭借自己对这片沙滩的熟悉,避开了所有的礁石,拖着周瑜上岸。两人一上沙滩,孙策便筋疲力尽,趴在周瑜身上,呕出一摊水。
  “你找死啊!”孙策竭尽全力地吼道。
  周瑜不住抽搐,孙策一惊,马上捏着周瑜的鼻子,俯身下去,给他做人工呼吸,按压胸膛,渡气。几下过后,周瑜剧咳起来,喷出苦涩的海水。
  “抽筋了。”周瑜狼狈不堪,侧躺在沙滩上。
  海水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嚣张,飓风显然还没有过去,铺天盖地地轰然袭来,几乎要将两人再次倒拖回去。孙策扛起周瑜,让他把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顾不得再多说,跑向堤坝。
  “没带钥匙。”孙策叫苦道。
  风大得简直要把整个宿舍楼刮走。黑夜里,棕榈树一路飞舞,几乎要被连根拔起。周瑜在孙策耳畔喊道:“去车库!”
  “什么?”孙策说。
  宿舍楼已经关门了,孙策也不想临近放假还被记个夜不归宿的处分,便和周瑜闪身进了车库。车库里终于安静了。孙策把裤子脱下来,背对周瑜,拧沙滩裤上的水。两人全身都是沙,周瑜的后腰还塞着海草。
  “上车。”周瑜说。
  孙策踉跄把沙滩裤穿上,正要问你车钥匙都没有,怎么开车?结果周瑜把手指按在跑车上,“嘀”的一声,跑车弹开车门。一分钟后,发动机嗡鸣,法拉利冲出了车库,在狂风暴雨中,开出了校门。
  “让我开开。”孙策说。
  “你……住手!”周瑜简直要败给孙策了,最后两个人换了位置。跑车风驰电掣,驰过堤坝上的大路,与此同时狂风骤雨与惊涛骇浪卷上高速路。孙策光着脚踩油门,在末日之中穿过翻涌的怒海。跑车犹如在水帘卷成的隧道中穿行,时而万马奔腾水箭射下,时而平地抬起逾千惊雷。
  当跑车从水中冲出的那一刻,已分不清何处是天,何处是地。
  “哟呵——”
  孙策吹了声口哨,玻璃窗褪去雨水的帘幕,雨刷哗啦作响,路边的灯火闪烁,照耀着那条茫茫的高速路。周瑜疲惫不堪,按下了导航系统,终点是北面山脚下的一座别墅。
  


Copyright © 全国牛排美食联盟@2017